《鼠疫》摘录

在”武汉肺炎”停工期间,再次读了一遍加缪的《鼠疫》。通过小说,去理解真实世界发生的事件,或许不会完全符合,但总会给一些深刻一点的理解。

《鼠疫》摘录

  1. 里夏尔的意见是绝不能把情况说得太严重,何况疾病是否传染尚未证实,因为病人的亲属都还安然无恙。

    “但是其他人中间也有死的,”里厄提醒大家说,”当然,疾病的传染性从来也不是绝对的,否则的话,那就会出现死亡数字无线增长,人口会突然迅速减少的现象了。这不是把情况说得太严重的问题,而是由必要采取预防措施罢了。”

    然而,里夏尔认为要把问题归纳一下,他提醒大家说,如果疫病不自行停止蔓延的话,那就有必要采取法律规定的严厉的预防措施,才能制止。但要做到这点,又必须承认这是一场鼠疫,而这事至今还不能绝对肯定,因此需要考虑。

    里厄则坚持说:”不用考虑法律规定的这些措施是否严厉,要考虑的倒是为了使城里半数居民免于死亡,这些措施是否必要。余下的是行政方面的事情,而正好我们的制度规定要有一位省长专门来解决此类问题。”

    “那当然,”省长说,”不过我需要你们正式确认这是一场鼠疫。”

    “即使我们不确认这是鼠疫的乎啊,它照样会多去半数居民的生命。”里厄说。

  2. 在死亡记录重新达到三十人左右的那天,贝尔纳•里厄读着省长交给他的官方拍来的电报,一边说:”他们害怕了!”电报上写着:”正式宣布发生鼠疫。封闭城市。”

  3. 从这时起,鼠疫可说已与我们人人有关了。在此以前,尽管这些不平常的事件使本城居民感到意外和忧虑,但每个人都能够各就各位照常办理自己的事情,而且看样子这种情况一定会持续下去。
    但是一旦城市封闭,他们就发觉大家、包括作者在内,都是一锅煮,只有想法适应这种环境。
    情况就是这样,一种与心上人离别那样的个人感情就在开始几个几个星期中一变而为全城人共有的感情,而且还夹杂着一种恐怖之感,这就成了这种长期流放的生活所带来的最大的痛苦。

  4. 封城的最突出的后果之一,是人们突然面临事先毫无思想准备的分离。……
    甚至连通信这样能使人稍感安慰的事也不许可。

  5. 鼠疫给市民们带来的第一个影响是流放之感。……
    如果说这是一种流放,那么大多数的情况是放逐在自己家中。

  6. 这时,里厄已懂得不比再花力气去克制同情心。当人们觉得同情也无补于事后,对它也就厌倦了。

  7. 有不少人却总在希望着瘟疫即将过去,他们和他们的家属都能安然无恙。所以他们还不觉得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对他们来说,鼠疫不过是一个讨厌的不速之客,既来了也总有一天会走的。他们虽然害怕,但并未绝望。

  8. “我在医院里生活的时间太长了,实在难以接受集体惩罚的说法。但是,您要知道,大主教徒有时就是这么说,但从来也不真的这样想。他们的为人实际上比他们给人们的印象来得好。”
    “那么您也同帕那卢一样认为鼠疫有它好的一面,它能叫人睁开眼睛,它能迫使人们思考!”
    医生不耐烦地摇摇头。
    “鼠疫像世界上别的疾病一样,适用于这世界上的一切疾病的道理也适用于鼠疫。它也许可以使有些人思想得到提高,然而,看到它给我们带来的苦难,只有疯子、瞎子或懦夫才会向鼠疫屈膝。”

  9. 总之,就是这些明显的事实和担心害怕的心情使我们的市民经常处于流放和分离的感觉之中。

  10. 习惯于绝望的处境比绝望的处境本身还要糟。……鼠疫从大家身上带走了爱情,甚至友谊,因为爱情总得有一些未来的含义,但这时对大家来说,除了当下此刻,其余一无所有。

  11. 朗贝尔说:”问题不在这里。我一直认为我是外地人,我跟你们毫无关系。但是我见到了我所见的事,我懂得,不管我愿意或不愿意,我是这城里的人了。这件事跟我们大家都有关系。”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于是朗贝尔好像忍不住了。
    “再说,你们也都很明白这一点,否则你们在这医院里干什么?你们自己作出了选择没有?你们是不是也放弃了幸福?”

  12. 报纸当然听从上面的命令,不惜一切地大肆宣扬乐观主义。一翻开报纸,就能读到,目前形势的特点是,全城居民临危不惧,确是”镇定和冷静的动人典范”。但是在这座与世隔绝、什么事情都无法保密的城里,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个由全程居民所作出的”典范”。

  13. 鼠疫刚刚把他们忘却过一时,这很不错,但现在又该重新开始。

  14. 里厄知道他母亲这时候在想什么,他知道她在疼他。但他也知道爱一个人并不是件了不起的事,或者至少可以说,爱是永远无法确切地表达出来的。